在银装素裹的雪花飞舞中整座世界都是白色的

  • 在银装素裹的雪花飞舞中整座世界都是白色的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情感

银装素裹的雪花飞舞中整座世界都是白色的

我的故乡坐落在北方的一个不知名的小县城里,当时的县城破败不堪没有如今的繁华锦丽,而我的故乡在县城的西南角落里囤居。

每当天微微亮起的时候鸡鸣早已随着晨光中最美的一丝朝阳破晓,而被子里的人也仿佛听到了召唤般开始了一天的劳作。灶坑里升起的柴火是临街拾起的破木树杈,微醺的烟隔着厚重的门帘都能闻到,是草木焚烧后泥土腐烂的麝香刺鼻,诱人。我时常被柴火噼啪打架的声音吵醒,总觉得仿佛在诉说着惊天的秘密。故乡的清晨是毛孔大开的时刻,在厚实层叠的被褥中圈守了一夜的身躯是需要大口呼吸的,我闻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清新脱俗的味道,胜过各种鸟语花香。

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;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故乡的雪是缠绵的雪,一片片雪白如窗花,晶莹如珍珠,飘飞如棉絮般的绵长铺落,身姿轻盈若无物,动态闪躲般浮浮沉沉,禁不起北风深情的撩拨,禁不起天空沉重的衬托。幼时长在雪中奔跑跳跃,在一片片伸手即化的精灵间笨拙地舞动着厚重的身姿,举手投足间追逐着北国的风光。

不知道从何时起爱上了沙沙的脚步声,深深浅浅的印记是我没来由的记忆。在别人忙着撺雪球打雪仗的时候我举起了手中飘落下的晶莹剔透,借着久违的暖光看到的是透明的血液和一触即灭的简短邂逅。我喜欢沾满衣襟落满眉梢的洁白透明,我喜欢纵身领舞在泛白的画布上绣下稚嫩的痕迹,我喜欢风吹雪花,看漫天的精灵翩翩起舞。

在故乡的山丘上看洁白如婚纱的山村树林,就仿佛看到了待嫁的姑娘,宁静美丽。炊烟在房顶的吞吐中缓慢而静谧的滚动着,天空是白色的,大地是白色的,在银装素裹的雪花飞舞中整座世界都是白色的。你看那空灵而冰冷的心是那么的简单,秀美。就如这世界带来的礼物,不曾遗忘,总归被眷恋。

关于文学最初的记忆是易安居士的<忆秦娥>临高阁, 乱山平野烟光薄。 烟光薄, 栖鸦归後, 暮天闻角。 断香残香情怀恶, 西风催衬梧桐落。 梧桐落, 又还秋色, 又还寂寞。我记得是,也还秋色,也还寂寞,网上搜索的,又还秋色,又还寂寞,不做考究了。是一个女同学抄写在笔记本上的,我借了一下午才背过的,那个时候要想读到课本以外的书只能是借或者抄,现在想想那段借书看的日子真的太难得了,可能我们是最后一代借书看的孩子了。

那个时候并不清楚作者是谁,我以为是那个女孩子写的仰慕了她好久,那个女孩文章确实写的也很好,只是不知道她现在还写不写了,2000年左右中学刚刚开始有微机课,那时候电脑还叫微机,DOS系统,有键盘没鼠标,上电脑课就是学五笔打字,至今也没有记住那些复杂的五笔字根,有点汗颜,中学看过两本关于诗词的书,唐诗探胜,宋词一百首,唐诗探胜至今只看过三分之一,宋词一百首花一周时间背过的,中学看过两部武侠小说,绝情剑客无情剑,还有一本想不起来名字了,这就是关于文学最初的记忆。

关于文学的魔怔

不知道到什么样的心境才能写出文字,一直小心的等这样一天,自己读书不多,也不敢言语,有一天,能写下眼睛看到的,诗情画意样的,好象水墨画。心里有了眼睛知道心里能看到什么;后来能写自己的心情,然后文字是有感情的,也煽情了,然后文字是有颜色的。在后来写的便很少了,只为爱的人写 写段的诗似的文。言少情切。然后有一天爱的人丢了,不言了, 不说不笑的。然后有时候做梦了,文字通灵了,隐于心,言于情,自己却丢了。找不到自己了 不爱了 不恨了,只是爱做梦,梦到海 山泽 云梓,只是没有自己的爱人。

然后后来的寂寞是以前没有体会过的,不知道能做什么。想把自己忘记。隐约种过树,隐约喝过酒……喜欢简单直接的音乐,喜欢没有墨色的画,喜欢青青的女孩子,喜欢以前没想过的,喜欢弱知的游戏,喜欢别人的陷阱……

关于文学的困惑

写完白沙岭我就不知道文学的路再往下该怎么走了,可能我还有一篇文章没有写完,可能我只能走到这里,或者只想和文学做一个告别,我们能十年如一日的坚守,也能一朝悟透弃尽繁华。

我有一篇文章没有写完,只是不知道还要等多久。